杭州yabo大额靠谱服批发联盟

民国中期的六大最具“特点”的军阀,最后一位让人不得不“服”

疯狂历史2018-06-20 10:28:38
首先,请允许小编给大家推荐一个文史类的微信公众号
历史大观园
微信号:historygarden

揭正史之伪,纠野史之妄,收秘史之幽,还历史之真



↑↑↑长按二维码,选择“识别图中二维码”一键关注




民国时期的军阀,可谓是千奇百怪,有人能在民国贪腐大染缸里“守身”似海瑞,有人家财万贯却吝啬似铁公鸡,有人甚至有将老婆给别人睡的习惯,让人不得不瞠目结舌,啼笑皆非。下面,小编就为你盘点民国中期的六大最具“特点”的军阀吧。

  一、清正廉洁段祺瑞

段祺瑞

  段祺瑞用人,手笔也大,只要他手里有钱,从来不吝啬,要多少钱给多少钱。他自己不贪钱,不置房产,不收礼。唯一一次收礼是收了冯玉祥送来的一个大南瓜,因为实在没有办法把南瓜再切一半还给冯玉祥。他一生做人信条是“不抽、不喝、不嫖、不赌、不贪、不占”,人称“六不总理”。但对于所用之人贪腐,却睁只眼闭只眼,能满足尽量满足。但正因为如此,在他的帐下有能干的人,也有那种只会说大话而且特别能贪钱之辈。真的到了要较真章的时候,他手下这些饭桶,不坏事才怪。

  二、名不副实王士珍

王士珍

  袁世凯麾下有三员大将,人称北洋三杰,龙、虎、狗——王士珍、段祺瑞、冯国璋。比较起来,段祺瑞和冯国璋在历史上露脸的机会多,名声大。而号称北洋之龙的北洋三杰之首的王士珍,则相形见绌,登台倒也常登台,但绝少唱主角。每每到了过渡时期,就被拉出来,顶个角色,然后就谢幕了,好像一个维持会长。当然,至少在三杰这个名头问世的时候,王士珍的名头挺响的。此人办事稳重,富有条理,为人谨慎,待人诚恳,求起来方便,救人急难,颇有人缘。无论在什么时候,办什么事情,只要人选提的是他,基本上不会有人反对。晩年王士珍从军政前台退居幕后。他曾以京师治安维持会会长的身分调停北方各派,维护北京治安,推进慈善事业。王士珍的活动为北京免遭战祸贡献很大。

  三、铁毛公鸡冯国璋

冯国璋

  冯国璋,北洋三杰之“狗”。他是直隶河间人,出身农家,小时候日子过得挺苦,所以即使后来发迹了,也是能俭省就俭省。张勋复辟,旋踵失败,黎元洪不好意思再做总统,离职到天津赋闲,冯国璋接茬儿做了代理总统,窝子从南京搬到了北京,进了中南海。没过多久,就觉得钱紧。按说,总统的工资不低,而且还有各种特别费,但是跟富裕的江南比起来,冯国璋总还是觉得日子紧巴。有人建议说,中南海里,有大量明清时放生的鱼,都捞起来卖钱,能得不少的银子。于是,中南海里的鱼就这样没了,北京大小馆子,都在大吃其鱼。一时间,好事者纷纷以“南海鱼”与“北洋狗”做对子,调侃冯大总统。

  四、练兵高手吴佩孚

吴佩孚

  民国时期扩军是当年军阀们的最爱,但吴佩孚不一样,他对于练兵很是上心,不像其他的军头,只求数量。他将十四五岁的人家招入部队,边学文化课,边进行军事训练。在他看来,所谓练兵,就是把兵练得能吃苦耐劳,翻山越岭,如履平地。新兵入伍,先练“拔慢步”,又叫出小操。迈一步,从抬腿到落地分成四个步骤,非常慢,也非常累。练上三天,两腿就会肿,抬都抬不起来。但是这样练出来之后,腿脚的力量和耐力就练出来了。当年直系的部队,尤其是吴佩孚直接控制的部队,训练时间都比别的部队长而且残酷。凡是练出来的,吃苦耐劳是不成问题了。吴佩孚对于练兵,督促得很紧,经常自己到各个部队查看,发现训练不卖力的,当场纠正。甚至自己做示范,当场演示几招。对于军纪风纪,吴佩孚也很在意。无论何时,只要发现部下衣冠不整,马上纠正,处罚其长官。吴佩孚也不爱财,有了钱,一定投在军队上,也能跟士兵同甘苦,吃饭不讲究,军队吃什么,他就吃什么。因此士兵多用命,军队的战斗力也强。这才使得其能一战安湘、再战败皖、三战定鄂、四战克奉,赢得"常胜将军"之名。

  五、为祸蜀中杨森

杨森

  杨森,别看他是土鳖中的土鳖,但思想却很趋新,立志要在成都搞现代化建设,修马路,建体育场,引入篮球、yabo大额靠谱。而且移风易俗,彻底革新成都人的精神面貌。一时间,到处都张贴着杨森的语录:“杨森说,不许缠足!”“杨森说,要讲究卫生!”“杨森说,不许留长指甲!”各个街口,派了军人组成的纠察队,发现穿长衫的人,一把拉住,当场把长衫剪短,说是节约布料。奇怪的是,倒是没有人拉人剪长指甲。当年的成都,街道都很逼仄,但商业和生活气息特浓,到处都是商铺,各种小吃店、茶馆、浴室,随处可见。人们随便找个地方,就可以摆龙门阵,打麻将,吃东西。可是杨森一声下:“拆!”大兵开到,嘁里咔嚓,房倒屋塌。拆迁补偿?一文钱没有。大户人家还好,拆掉了房屋店铺,还可以找别的房子住,但寒门小户,就是家破人亡。他还提倡妇女解放,但他自己却公然纳妾,其妾甚至被戏称为“十二钗”。

  六、荒诞无比张宗昌

张宗昌

  张宗昌,字效坤。山东掖县(今莱州市)人。他嗜赌,每次都是豪赌,经常连军饷输个精光。每当豪赌手气不顺输得很惨时,他有个充满迷信的恶习,即立马睡处女以见红冲掉晦气。所以张宗昌在家里豪赌时,侍候在一旁的有指定的姨太太,同时有3名以上处女。手风不顺时,便叫休息,自己退入寝室拿处女见红。张宗昌对待女人行为怪僻到不可思议的地步,他认为老婆是自己的,即正室夫人,姨太太等女人只是玩物。所以,豪赌一场休息时,他把处女送给参赌的达官贵人享受,把自己姨太太赏给赌友的随众享用。他的部下立了功,他常把姨太太赏给他们,一句“奶奶的熊,老子的姨太太赏给你做如夫人了,领她滚回去吧!”自己的姨太太眨眼间变成了部下的如夫人。

  张宗昌还被叫做“三不知将军”,因为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姨太太,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条枪,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