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yabo大额靠谱服批发联盟

【封面头题】| 《意外之外》(文/崔民),载《啄木鸟》2018年第6期

啄木鸟杂志社2018-06-20 05:25:14


小编说

“富二代”吴宝银新婚前夕的一次见义勇为,导致十八岁少年意外身亡,他为此付出了入狱一年的代价,未婚妻也离他而去。时过境迁,出狱后的吴宝银生活似乎回到了正轨,未婚妻也和他重归于好。不料,少年的母亲却对他念念不忘。不论吴宝银去哪儿,她始终如影随形,令吴宝银精神濒临崩溃。一场意外的事故,吴宝银和未婚妻双双葬身火海,看似他终于得到了真正的“解脱”……


曾在本刊发表长篇小说《正面打击》的知名作家、编剧崔民有意打破惯常的线性叙事方式,用碎片化的情节,带我们领略意外之外的多变人性。

意外之外

文/崔民



坐在婚纱影楼宽大舒适的沙发上,专门的接待小姐正在作讲解。吴宝银看着他和姜米各色各样的婚纱照片,不能不生出几分骄傲。


果然,接待小姐压低了声音:“先生,我们老板特意嘱咐的,如果您同意我们选几张做宣传用,会特别赠送您一套油画系列,包括……”

?

吴宝银打断她:“做宣传就不必了,样片都挺好,不选了,全要。”


接待小姐喜出望外:“全要?好的好的。先生,您拍的照片一共是138张,做一个油画系列,一个传统中国红系列,一个水晶璀璨系列,再送您一个水晶相册和两只水晶相框可以吗?”


吴宝银露出电视剧里霸道总裁特有的笑容,点点头说:“可以。”


接待小姐好生羡慕:“先生,您一定很爱您太太,连婚纱照都由您来挑,您太太好幸福哦!”


吴宝银不以为然地笑笑,在众人的目光中从容离去。


影楼坐落在这座城市的中心繁华区,影楼的旁边是家高端商超,专营进口商品。吴宝银突然记起上次带姜米去厦门旅游,姜米特喜欢酒店里的早餐牛奶冲麦片,那麦片是进口的,酥脆香浓,普通的超市可是买不着,吴宝银想着,脚下一拐就进了这间超市。


吴宝银拿了两大盒姜米爱吃的那种麦片,正往收银台走,目光无意间被旁边货架上摆着的化妆镜吸引。设计感很强的化妆镜,鳄鱼皮包面,三折,合起来就像个小记事本,貌似很适合姜米这样的小白领。吴宝银挑了个正红色的,他记得给姜米买过一款迪桑娜的包,也是这个颜色。吴宝银想象得到,姜米看到麦片和化妆镜时惊喜得睁大的眼睛以及那放光的小脸儿,吴宝银的脸上也不由得泛出笑意。


吴宝银和一个推着购物车、手上拿着粉红钱夹的孕妇同时停在收银台前,吴宝银绅士地退后一步,好让她站到前面。孕妇有些不好意思:“先生您先来吧,我这东西多……”吴宝银微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:“还是您先来吧。”


就在两人谦让的时候,一个戴着yabo大额靠谱帽的少年突兀地从两人之间挤过去,几乎同一时间,那个孕妇尖叫着倒下,购物车也侧翻在地。她挣扎着抬起手臂,指着少年跑远的方向喊:“他,他……”

孕妇手上的钱夹不见了,米色孕妇裙腹部处一片暗红色渗透开来。


孕妇不但被抢了钱夹,还被伤到了!


吴宝银的愤怒迅速从脚后跟升起聚拢到了头上,他扔下手里的东西,对吓懵的收银员喊了一声:“叫救护车!”与此同时,他已经冲出了超市的大门。


在这条被奢侈品专卖店覆盖的步行街上,纵然是高峰期,人也不是很多,小偷的仓皇逃窜无疑打破了这种貌似高雅的安静。但是,大家只是看着两个人一跑一追,没有一个人上来帮忙,哪怕喊几嗓子壮个声威。吴宝银在众人的目光中奋起直追,那一瞬间,心里涌动的是无可名状的正义感。


小偷跑得很快,从背影看,小偷很年轻,很瘦,腿很长,他手上紧紧抓着那只粉色的钱夹。一周去健身房三次的吴宝银并不怯场,他盯着小偷那顶红色的yabo大额靠谱帽,紧追不舍。


我喜欢生命本来的样子(周国平经典散文作品集)

作者:周国平

当当 广告
购买


步行街不长,小偷奋力疾奔,中间他回过一次头,那惊慌失措的眼睛像小鹿斑比一样睁得大大的。如果他跑出步行街,到了车水马龙的大马路上,那可就真的追不上了。吴宝银一边追一边大喊:“站住!”小偷跑得更快了,眼看步行街出口近在咫尺,只要跑出去,那就像小鱼游进了大海。


步行街出口处正在重新布置景观花木,几个工人正往搭的架子上码放一株株带盆的小花。小偷从边上跑过去,抓起一盆小花回头看了看吴宝银,又扔下小花盆继续发力往前跑。吴宝银追过来,也抓起一个小花盆,朝着小偷狠狠扔过去,同时,他停下来大口喘着气,不管追上追不上,他都不再跑了,这不比在健身房或者跑步道,他穿着皮鞋,这太伤膝盖了。


可是前面不远处,小偷扑通一声倒在地上,他似乎累了,腿在地上保持着跑的动作划拉了几下,然后不动了。


吴宝银等气匀了一些,抬头看,小偷还在地上趴着。这时候,几个路人围上去,吴宝银走近时,他们纷纷转头,面色怪异。吴宝银低头看,小偷脸朝下趴在地上,后脑上,yabo大额靠谱帽下面,有黏稠的红白混合液体正慢慢地溢出来。


吴宝银有那么一瞬间的懵懂,他下意识地解释:“就是一小盆花啊,怎么会……”


那只小花盆躺在距离小偷头部不远的地方,盆底被磕掉一块儿,露出白生生的碴儿。


吴宝银的头轰的一响,他这才回想起来,刚才抓住小花盆扔出去的时候,那么适手,完全没有轻飘飘没重心的感觉,这不是那种平常人行道绿化带上用的塑料盆或者纸盆,而是一个厚实的甚至可以说是坚硬的花岗岩的小花盆!


吴宝银头上脸上顿时汗流如注。


越来越多的人围上来,有女人在尖叫,有人掏出手机呼叫“120”。


吴宝银跪在小偷身边,下意识地伸手将他的身体扳过来,那是一张年轻到几乎单纯的少年面孔,应该还不到十八岁吧!那双像小鹿斑比一样的大眼睛黯淡地静静地望着他,吴宝银失控地拍打着他的脸,疯狂地喊:“起来,你起来啊!”


急促的脚步声从背后响起,保安在路人的指引下跑过来。吴宝银看着保安制服上的徽章,语无伦次道:“他……他偷钱夹,还刺伤了那个孕妇。那个孕妇怎么样了?救护车来了吗?她的孩子能保住吗?”


“你说什么呢?”保安警惕地看着吴宝银。


“超市,被他抢钱包的孕妇,我看到她身下都是血……”吴宝银虚弱地抹一把额上的汗。


保安打断他:“那是她买的樱桃汁打了。救护车来了吗?快,快抬过去……”


几个人过来抬少年小偷,吴宝银下意识地伸手帮忙。那个问话的保安一把抓住吴宝银的胳膊:“你留在这里,警察马上就到。”


秋日午后的阳光亮得刺眼,吴宝银却眼前一黑。




“哎,哎,醒醒,做什么春秋大梦呢?”一个有力的大巴掌重重地落在肩头,石磊几乎惊跳起来,人也立刻清醒过来。放眼四下里看一看,身边只有穿着桑拿服的秦川,原来这是梦,这只是个梦啊!他不由得有些气恼,要不是这一巴掌,自己还能多看看穿着比基尼的田妮啊——这想法也只是在脑子里打个转儿,石磊立刻换一脸笑容,问:“秦队,您吩咐?”


谁让秦川是田妮的亲戚呢,谁让田妮只听秦川的话呢,石磊必须得巴着他啊。


秦川站起来,说:“咱别等了,那小妮子指不定得捯饬多久呢,咱出去转转?”


这时,虚掩的门嘭地被踢开,一股特好闻的香气瞬间涌进来。同样穿着桑拿服、头发湿漉漉、小脸红扑扑的田妮抱着一大堆洗浴用品走进来,盯着秦川嗔怪道:“我怎么就不能捯饬捯饬了?好不容易逮着个不上班的日子,我捯饬捯饬怎么了?”


这时候的石磊只会憨笑着看着田妮,虽然不是比基尼,可是露着胳膊露着腿儿,脖子下面还露着一小段儿葱白似的皮肤,石磊已经知足了。尤其田妮跟秦川发威,他怎么看怎么觉着田妮是在帮自己出气。这样一想,石磊看田妮的目光,简直春回大地般温暖、夏日骄阳般热烈,也不管田妮看没看他,反正他就喜欢看着她。


遇着田妮那也是没脾气,秦川无奈地说:“没怎么啊,我意思是,你捯饬是对的,不然真成女汉子了!哎,别动手别动手,刚夸你两句,这又暴露本性了……”


“要没我,就你俩,还蒸桑拿呢,在水里打个滚就出来了!”田妮朝秦川扬了扬拳头。


“洗发水沐浴露浴盐洗面奶乳液……别弄混了啊!”田妮把洗浴用品一股脑儿扔床上。


“放你那儿不就行了,反正我们得过去,还抱过来,多此一举!”秦川斜一眼那堆东西。


田妮反驳:“不告诉你哪个是哪个,你乱用一气儿,还给我浪费!”


石磊赶紧接话道:“放心吧,我一样样看着用,绝对不弄混,绝对不浪费!”


“赶紧去吧!等你们回来自助餐差不多也该开了,快去!”田妮点点头。


俩男人走了,田妮看看扔在床上的衣服,给他们该叠的叠,该挂的挂。她自己是意识不到的,秦川的衣服,她三两下就整理好了;整理石磊的衣服,她却慢条斯理,找衣架把T恤挂起来,摘下肩膀上不知道哪里蹭到的一点点小线头,脸上呈现出别人都明白只有她自己不承认的笑意。其实,她完全可以打电话让他们过去,可她就是想名正言顺地到他们屋转悠转悠,不为啥,就是觉得这样踏实。


实在没啥要整理的了,田妮满意地看看整洁的房间,拔出房卡,离开。

?

“放你那儿不就行了,反正我们得过去,还抱过来,多此一举!”


秦川斜一眼那堆东西。


刚破了一起雇凶杀人案,秦川获准放假两天,分局刘局长给了他几张海天世界的桑拿券。田妮得知后赶紧调了班,非要跟秦川一起来,那石磊肯定是狗皮膏粘着田妮啊,这么着,仨人便一起来了城郊新开的这家超级豪华的温泉洗浴中心酒店。正值旺季,加上酒店甫一开张少不了发放一些赠券啊优惠券什么的,人就格外多。即使秦川手持钻石券,也只订到一间带桑拿的套房,另外一间房,就是个普通标间。依着田妮,是要让秦川和石磊住套房,她住那个普通标间的。秦川不干,怎么着也得女士优先啊,何况你还是我八竿子刚好打着的表妹呢。田妮才不会像他俩那样乖乖地在房间等呢,趁这工夫她在酒店里四下转转看看,至少得看好自助餐厅在哪里,就冲今天这么些人,难保一会儿还能占到好位置。


田妮一路走着,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室外泳池,她的眼睛一下子就花了。那叫一个姹紫嫣红啊那叫一个百花齐放啊,感觉全中国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女人都到了这里,纵使田妮这样一个女警察,也不由得看在眼里乐在心里,太养眼了。可是,就这么一圈扫下来,凭着警察的敏锐,田妮迅速发现了一处不和谐的所在。


在泳池边上,围坐着的花团锦簇的女人里,有一个……小老太太,说她是老太太可能有点儿过,她的头发是灰白色,却打理得整整齐齐,她穿着和田妮一样的桑拿服,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虽然有些暗淡,可还算得上光滑紧致。她的脸上甚至没有太多太深刻的皱纹,但是,她的眼睛里却有着看破一切的冷静和淡漠,在熙攘的人群里,她保持着一种特殊的理智和克制。她坐在沙滩椅上,手上拿着一本杂志,可她的眼睛却看向很远的地方,那神情,田妮在电影电视里见到过,那是在等待久久未归的亲人……


田妮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到处都是欢笑嬉闹的人群,远处的沙滩上,一群少女在玩沙滩排球。这时候,身边有人碰了田妮一下,田妮转头看,应该是一对新婚不久的夫妇吧,在这样的场合里,男人女人依然十指相扣,他们好像刚蒸完桑拿,女人的皮肤通红、细嫩吹弹可破。男人歉意地朝田妮笑笑,是个笑容很好看的男人,不算太帅,却很暖。女人突然停下,问身边的男人:“宝银,我的戒指,好像落在洗手台上了。”被叫做宝银的男人毫不犹豫地回答:“你在这里等着,我去拿。”女人满脸幸福地看着男人小跑回去,她眼睛无意间扫过周围,突然,停住,定住。


这时候,田妮的眼光也停住,定住。


那个小老太太,那个与周遭氛围格格不入的小老太太,那个眼光看得很远的小老太太,目光正鹰一般地盯在女人身上。


女人的脸色变了,她转身要走,和那个叫宝银的男人撞个满怀。宝银擎着手上的戒指,脸上是孩子般满足的笑容,他把戒指给女人戴好,抬头,这才发现女人脸色仓皇,紧张地问:“姜米,你怎么了?姜米,你是哪里不舒服吗?”


女人抖着手指向小老太太。


......


(未完待续,欢迎留言,与我们互动)



审核:季伟

责任编辑:李敏

新媒体编辑:杨玉洁

图片:杨玉洁


延伸阅读

《啄木鸟》2018年第6期

编辑出版:啄木鸟杂志社

出版时间:2018年6月

定价:15元

更多精彩内容

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

更多精彩内容,请点击“阅读原文”